第1148章 全知和尚_光辉岁月:我们的新中国记忆_宠文网
首页

第1148章 全知和尚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页




“八大臭沟”绝迹

改造龙须沟,仅仅是建国后北京城市上下水道建设的第一步。“龙须沟不是北京城里唯一的一条排水明沟。”陈明绍说,“解放初北京号称有‘八大臭沟’,后来我们卫生工程局把大石桥、夕照寺、右安门内、陶然亭、铜法寺、李广桥和泡子河的七处明沟也逐一改造了,才把这‘八大臭沟’全部消灭。同时我们在复兴门外关厢、西郊新市区和东郊工业区这些地方都新建了下水道,大概用了三年多时间,一共新建了91公里下水道。”

就在清挖龙须沟的同一年,南北河沿、北新华街、大石桥、安定门、棋盘街和崇文门至朝阳门等六大城市下水系统得到疏浚;全长7662米的前三门护城河和北海、中海、南海完成清淤;什刹海、后海、积水潭和西海这四个“死海”又有了活水……

到1952年,北京城内266.6公里的旧有下水道已全部经过掏挖整修,恢复了排水功能,加上新建的工程,全市绝大部分地区都有了下水道干线,总计受水面积占全市总面积的94.5%,近百处大小积水区从此消失。

1951年初,市政府秘书长薛子正在报告解放后第二年北京的市政建设情况时说:由于环境卫生的改善和公共卫生工作的加强,1950年,全市伤寒患者比1949年减少了2.4倍,死亡者减少了2.2倍;产妇死亡率减少了千分之四点六,婴儿死亡率减少千分之二十二点一;1950年全市人口虽增加了近20万人,人口死亡数却比上一年减少了1880人……

《北京卫生大事记》则记录了这样一组数字:自1937年起,天花在北京市每年爆发一次,仅1949年1至5月间,全市就发现天花患者190人,死亡90人;一年后的1950年,这种旧社会令人谈之色变的恶疾在北京永久绝迹。

从龙须沟到《龙须沟》

1950年的一天,刚刚从美国归来的老舍敲开了陈明绍家的门。

陈明绍清楚记得,陪同老舍前来的,是自己在清华的同学端木蕻良:“后来他去了解放区,我们很多年没有见了。这次他陪老舍来,就是了解龙须沟的情况,说是要写剧本。”

话剧《龙须沟》的诞生,缘于当年彭真的一份提案,后来这份提案委托北京人艺老院长李伯钊贯彻执行,李伯钊就把这个任务以及治理龙须沟的施政计划等材料交给了老舍。

1950年盛夏的一天,因为腿部神经痛行动不便的老舍拄着拐杖,带着年轻的助手濮思温,和李伯钊一起来到了龙须沟边。

“应该说《龙须沟》是先生的一篇急就章,我记得从先生接触这一题材起,到脱稿,其间未及一个月。”多年以后,濮思温在回忆文章中这样写道,“老舍先生只去了龙须沟一趟,而且并不像我们那样带什么笔记本。除了那根手杖,他是妙手空空。他也不像我们有些人那样,死盯着人问什么‘感想’啊之类的话题,而只是谈了些具体的事儿,如缝袖口能挣多少钱之类的琐事……我想这是因为老舍先生心中贮存着各形各色、不同性格的北京人的缘故,而且他三笔两划就能把他们表现得栩栩如生。因此,他让这些人物住在龙须沟还是太平湖,是卖切糕还是摆小摊,问题都不是很大的了。”

濮思温还记得,就是这仅有的一次龙须沟之行,还为话剧添上了生动而真实的细节——丁四嫂雨夜打伞蹲在炕上,把正在做的活计顶在头上的情节,就源于老舍与沟边大娘大嫂们的一次交谈。

创作这样一出话剧,对于已经著作等身的老舍来说,同样是个挑战——他不得不面对创作思路上的一次巨大转换。“在我二十多年的写作经验中,写《龙须沟》是个最大的冒险。”一年后,老舍在《〈龙须沟〉写作经过》中开门见山地写道,“不过冒险有时候是由热忱激发出来的行动,不顾成败而勇往直前。我的冒险写《龙须沟》就是如此。”

在这篇文章中,老舍说明了他接受《龙须沟》写作任务的原因,“在建设新北京的许多事项里,这是件特别值得歌颂的。因为第一,政府经济上并不宽裕,可是还决心为人民除污去害。第二,政府不像先前的反动统治者那么只管给达官贵人修路盖楼房,也不那么只管修整通衢大路,粉饰太平,而是先找最迫切的事情做。尽管龙须沟是在偏僻的地方,政府并不因它偏僻而忽视它……我受了感动,我要把这件事写出来,不管写得好与不好,我的感激政府的热诚使我敢去冒险。”

1951年2月,北平解放两周年之际,由老舍编剧、焦菊隐导演、北京人艺排演的《龙须沟》在北京剧场正式公演,市长彭真亲自题写了剧名。几个月之后,《龙须沟》登上了中南海怀仁堂的舞台——这是毛泽东在“进城”之后观看的第一部话剧。

为了排《龙须沟》,以要求严格著称的焦菊隐给全体演员下了死命令——每个人都要去龙须沟体验生活,去接触百姓,去寻找“认同感?。最终,于是之、郑榕、叶子等的出色表演轰动了京城,《龙须沟》在新中国的话剧史册上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老舍也由此被授予了“人民艺术家”的称号。

在话剧《龙须沟》的结尾处,住上新房子、有了新工作的程疯子又一次唱起了他的快板:“好政府,爱穷人,教咱们干干净净大翻身;修了沟,又修路,好教咱们挺着腰板儿迈大步;迈大步,笑嘻嘻,劳动人民努力又心齐;齐努力,多做工,国泰民安享太平!”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