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97章 聪明孩子_世界王牌特种部队实录_宠文网
首页

第1097章 聪明孩子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页





总攻的最后时刻就要来临了,魏格奈尔永远忘不了那一刻的情景:

“正如我们期待的那样,恐怖分子持续保持着神经高度紧张,并逐渐靠拢在一起。将近午夜时,我们出发了。在附近待命的六个作战小组和一支预备队,还有部分拆弹专家开始向飞机靠近。同时,位于山丘的观察哨和狙击人员不断向我们报告最新的情况。一切都很顺利,很正常。

索马里人正在执行另一项任务,即点火。在非洲,火具有不同寻常的魅力。我交待他们,把这个区域圈起来,任何人在这段时间里,既不能进,也不能出。在距离飞机两百米的地方,索马里人将火点了起来,这立刻引起了恐怖分子的警觉。穆罕默德叫嚷起来: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为什么会着火?我们回答,我们必须去塔台问一下才知道。然后通知他我们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如此这般。这期间,我的特种小组已经潜到了飞机的底部。我向各单位下达了总攻命令,就像在平常训练中做的那样。为了保险起见,我还将命令录在了磁带里,然后又用磁带重复了一遍。2时05分,进攻开始了。”

冲进飞机前的感觉是永远难以抹去的,一名边九队员讲述了他的记忆:“就像一次演习,只不过火力要猛烈些。我并不惧怕这样的行动,在摩加迪沙也不例外。这正是检验训练方案是否正确的好时机。每一个战术细节我们都训练过,所以我们对要冒多大风险一清二楚。在这种行动中,只能自己对自己负责。如果中弹,只能当作运气不好,这是谁都决定不了的。我们不仅要对同伴负责,而且更多地是对那些手无寸铁的人质负责。最轻微的声响或稍不留神都可能惊动敌人,那些无助的人就可能因此惨遭毒手。要说有压力,正是这种责任感造成的。时间在出击前的一刻仿佛停止了运转,空气静默得令人窒息。虽然动作练习了千百遍,但在此危急时刻,谁都不能预见对手会有怎样的反应。我们只能寄希望于谈判人员和侦察员。每个人都必须相互信任。我并不感到恐惧,确切地说,压根儿没有想到过自己。该做的事早就做好了,实际作战中哪里有时间进行考虑。”

一声爆炸,火光骤闪,魏格奈尔率先冲进了“皇冠”号。魏格奈尔回忆道:“右前方小组受到狙击,第二组马上跟上。双方立刻交上火。我们的一名同伴被击中脖子——这是此次行动中惟一受伤的人。急救人员立即前来急救。

第一个中弹的是一个名叫马默德的劫机犯,他连中六枪,被当场击毙。接下来是那个叫安莎丽的女匪,她倒在地上时,还没有死。我们还没来得及处理她,第三个人却突然站在我的面前,但立刻被两边的交叉火力撂倒。最后一名劫机者却不知躲在什么地方。这时卫生间里突然枪声大作,我们毫不犹豫地朝卫生间开火。一切就这样被搞定了。

在双方交火持续了三四分钟后,疏散行动开始了。我们对此已经作了充分的研究和准备。因为当年在以色列班机被劫持到恩特伯的事件中,由于人质语言不通、反应迟钝,在以色列特种部队突袭飞机并要求他们趴下时,有些乘客理解错了,居然蹦了起来,结果被子弹射中。基于那次的教训,我们在行动前就已决定用英、德两种语言喊:‘趴下!’,并辅助于相应的手势。这一招果然管用,没有乘客反其道而行之。疏散中,最先要寻找可能受伤的乘客。结果,伤员没找到,倒是在头等舱发现了2.5千克的炸药。行动结束时,安莎丽还活着,队员们把她抬下飞机并转交给索马里的医护人员进行照料,她似乎仍不甘心,吃力地叫喊着,并做出胜利的手势。后来,作为感谢,我带领两个训练小组到过索马里,并见到了关在贝尔贝拉监狱的安莎丽。一见到我,她便朝我啐了唾沫,狂热的本性依然没变。”

边联第九大队在摩加迪沙行动的成功,使联邦德国上下雀跃不已,德国人终于一扫1972年“慕尼黑惨案”的耻辱。

1977年10月20日,总理赫尔穆特?施密特在对联邦议院的政府声明中说:“当客机经过9 000千米的迷途,而最终当89名危在旦夕的生命在摩加迪沙被成功营救出来时,成千上万的德国人,及世界各地的人们都为之松了一口气。我们对死难者表达深深的悲痛,并向他们的家人及朋友表示哀悼;同时我们对边防第九大队的警官们,及所有被派往摩加迪沙人员的成绩感到满意,他们是我国年轻一代的杰出榜样……索马里的营救行动体现了自由和团结的基本价值,同样显示出世界各国之间和各民族之间的合作精神,以及共同应对国际上无视生命的、反社会的恐怖主义的决心。”

根舍对自己亲自创建的特种部队不无自豪,他说:“这支部队的表现无可指摘,因为,他们令人信服地证明了自己的能力。所有的人质都成功获救,当然令人高兴。但不要忘记,当时做出这一正确的决定是多么的艰难。”

英雄们凯旋了。随着飞机降落在科隆机场,所有边防第九队员的父母、妻儿及女友一周来的焦急等待终于结束了。其中一位警官的妻子这样描述她的感受:

“我和家里人都不知道我的丈夫是否在摩加迪沙。所有边防第九大队的成员都已经很长时间没有回家了。当我第一次听说劫机时,就立刻感觉部队要行动。当他们从摩加迪沙回国时,我带着六个月的女儿开车躲了出去。我非常紧张,惟恐听见有人牺牲的消息。我就这样沿着街漫无目的的开车,最后还是邻居把我拉回了家。我不愿意,也不想看电视里播放的边防第九大队成员凯旋的画面,大部分镜头都太远,根本辨认不出来谁是谁。接着报道说,没有人死伤,这时我心里的石头才算落了地。然而,我依然不知道,我的丈夫到底去没去摩加迪沙。”

德国媒体对边防第九大队也是一片赞扬之声。自第二次世界大战后,德意志民族一直被负罪感所压抑,许久没有所谓英雄的出现。媒体当然不能错过大好的机会,一致称边防第九大队为“摩加迪沙的英雄”。

然而,边防第九大队对自己的评价就显得更加冷静和客观。他们明白成功与失败只在转瞬之间,而且行动的成功也包含了一定的运气成分。对此,当年边防第九的副大队长克劳斯?布莱特就说过:“我们非常幸运,甚至连被击中颈部的枪伤也未能致命,而正常情况下那是必死无疑的。”有一句话最能代表所有边防第九大队队员的感受与责任:“我们不是英雄,我们是履行自己义务的警察。”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