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6章 笼中鸟!至高之战!_这才是清朝2:定鼎中原_宠文网
首页

第686章 笼中鸟!至高之战!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页




在跟董鄂妃相恋之前,顺治还和一名汉族女子发展过一段短暂的恋情,这个女人的出身也非常不错,是孔有德的后代。孔有德虽然是汉人,但好歹是封了王的,所以他的女儿孔四贞也算是一个郡主。


张献忠死后,他的养子孙可望、李定国等人率领部队进军广西桂林,当时奉命镇守桂林的就是恭顺王孔有德。入关后,孔有德改封为定南王。被大西军围困之后,孔有德无处可逃,只好关门自焚。在自焚之前,他杀掉自己家人,只有一个女儿逃了出来。这个郡主叫孔四贞,只有十三四岁,是个花木兰式的女孩,常年跟随父亲打仗,骑射本领非常好。


孔四贞逃出来后,只身来到京城。孝庄念孔有德全家为国捐躯,将孔四贞纳入慈宁宫收养,封为和硕格格。孔四贞进宫后,顺治废了皇后,两人相见后,很是投缘。孔四贞是一个非常外向活泼的女孩子,她跟顺治很快就打成一片,形影不离。有了孔四贞,顺治眼里就再没有其他妃子了,更不用说皇后。


孝庄虽然成全了顺治废后的想法,心里却对自己的侄女和整个科尔沁博尔济吉特家族非常愧疚。所以,她耐心地对儿子进行思想政治教育,谈到祖宗创业的艰难,谈到今天之所以能在中原当皇帝,离不开当年漠南蒙古各个部落的支持,所以,孩子啊,我娘家是为大清做出了巨大贡献的。对这些,顺治也点头表示赞同。


孝庄于是顺水推舟:“既然你不中意表妹,那我再帮你选个皇后吧!”


这个皇后是孝庄的侄孙女,跟前任皇后性格完全不同,前任皇后特别爱吃醋,顺治不临幸她,她也不让顺治临幸别人。而这个皇后性格非常沉静,人很好,典型的任劳任怨无怨无悔型。顺治虽然没有拒绝这桩婚姻,但好像还是不怎么喜欢皇后,只要是博尔济吉特氏,他仿佛觉得烫手山芋似的,就好像有什么心理阴影。看到顺治整天跟孔四贞在一起,皇后也只能在深宫里叹息,是的,她除了叹息再也没有其他办法,总不至于要死要活吧,这样既丢面子,还没效果。碰到顺治这样的浪子,只能由他去吧!


孝庄看到儿子这样子很不高兴,她担心新任皇后可能再度被废,便一再强调“满汉不得通婚”,一方面是给顺治施压,另一方面也是希望孔四贞好自为之。然而,事情的发展出乎孝庄的意料,这说明她的智慧远远赶不上顺治胡闹的速度。


顺治突然不迷恋孔四贞了,这是好事吧?表面看来,确实是好事。


事实上,却是天大的坏事。顺治移情别恋了,而且对象不是皇后,是自己弟弟博穆博果尔的老婆。


博穆博果尔是皇太极最小的儿子,脾气非常刚烈,在顺治十二年(1655年)的时候受封为襄亲王。他的老婆董鄂氏是满洲的世族,董鄂氏的父亲鄂硕曾经担任内阁大臣。董鄂氏十四岁的时候嫁给博穆博果尔。


鄂硕跟着多尔衮一起入关,积极响应多尔衮的号召,带着全家移民到北京。鄂硕是一个非常与时俱进的人,为了更好地适应新环境新形势,他率先招聘了一批汉人为自己服务。为什么要说这件事呢?因为这事关系到董鄂氏的一生,因而也影响了顺治帝的一生。


有人就奇怪了,不就招聘了几个汉人吗,怎么就关系董鄂氏的一生,还影响到皇帝的一生?


不急,我们慢慢道来。鄂硕此举无疑为自己的子女提供了一个接触汉文化、学习汉语的机会。董鄂氏就是这么一个人,她的求知欲非常旺盛。她如饥似渴地学习汉文化,不知不觉就受到浸染,开始想象自己是唐诗宋词中的深闺少女,慢慢地,气质就出来了。这种气质在满族中肯定算是异类,但偏偏很容易吸引顺治。


完了,爱情的火花一旦点燃,肯定会烧死几个人的。这是皇宫,不是江湖,所以得淡定,像李敖说的,只爱一点点是最好的。


董鄂氏是一个非常沉静的女孩子,而博穆博果尔则非常活泼好动,看着董鄂氏整天抱着书啃,博穆博果尔气不打一处来:“难道你老公我就这么不堪,连一本破书都不如?”


董鄂氏:“什么啊?你做你的事,我做我的事,这不是很好吗?”


博穆博果尔:“你不是很喜欢看中文书籍吗?那里面讲的三从四德,你有没有看进去啊?”


董鄂氏:“有没有看进去是我自己的事。”


博穆博果尔:“你未免太不讲理了吧!”


董鄂氏:“不跟你说了,我要进宫服侍皇太后。”


在清初,根据老规矩,像董鄂氏这种身份必须进宫侍奉后妃。董鄂氏的身份非常高,服侍的对象是皇太后。这样一来,跟顺治就有机会见面了。根据规定,顺治每天早晚必须去见皇太后。顺治的女人虽然非常多,但自始至终他不明白情这种东西是咋回事,所以对于书中什么梁山伯祝英台非常羡慕。


某一天,顺治按照惯例去慈宁宫向孝庄问安的时候,忽然发现孝庄身边有一个很有气质的美女。顺治躲在一棵树下注视着那个女子,首先发现这个女子衣服穿得很得体,既衬托出身材,又显出了身份和气质,接着他又发现这个女子举手投足之间有一股说不出的扣人心弦的气质。当时,顺治就在心里感叹:好一个气质美女啊,正是我朝思暮想的类型。


结果,顺治向皇太后问安的时候,眼睛直勾勾地盯着那美女。这美女很懂风情,仿佛知道顺治心里想啥,顺治盯着自己的时候,她总是垂目作温顺状。


自此,顺治让太监去打听这美女是哪家的,有没有主。太监回来告诉他,这女孩已经名花有主了,而且主人还是顺治的小弟弟博穆博果尔。听到这个消息,顺治反而更高兴了,都是自家人,近水楼台先得月嘛!


有一天,董鄂氏去坤宁宫侍奉皇后,进了坤宁宫后,发现皇后去了皇太后那儿。董鄂氏便在那里干等,顺治得知这个消息欣喜若狂,立即跑到坤宁宫去,平常很少见他去坤宁宫。


这是董鄂氏和顺治第一次独处,据说顺治非常紧张,董鄂氏反倒显得平静。这个是可以理解的,董鄂氏没有其他想法。交谈之间,顺治对董鄂氏的好感以几何级数增长,这女子不光气质超凡脱俗,对汉文化简直如数家珍,真是难得的才女啊!


想当年,顺治亲政后,为了掌权,他让文武大臣将一切奏章都交给自己,不必请示郑亲王济尔哈朗。掌权也是有代价的,那就是让自己更辛苦。这些奏章大多是汉文,首先福临的汉文必须要过关。为了能够顺利阅读奏章,总结历代帝王的治国经验,福临可以说是下了苦功的,拼命学习汉语,经常闻鸡读书。功夫不负有心人,多年的付出总算有回报了,顺治成为一个颇具汉文化修养的皇帝。


福临得知董鄂氏跟自己一样,对汉文化怀有深厚感情之时,顿时有了知音之感。


这一切怎么逃得过孝庄那双犀利的眼睛,为了防患于未然,孝庄居然改变老惯例,停止命妇入宫服侍。顺治也不是傻子,看到母后这么做,就知道是冲着自己来的。


这也不能怪孝庄了,顺治你这孩子太不尊重母亲娘家人了。你表面上是去看母后,实际上想见董鄂妃。董鄂妃前脚进慈宁宫,你后脚就来了。眼里还有没有我这个母亲呢?孝庄太了解顺治了,她知道这个孩子一旦想做什么事,九头牛都拉不回。


顺治也不服输,心想老妈你坏我好事,行,我自有办法。顺治知道博穆博果尔很喜欢带兵打仗,于是就封他为硕襄亲王,让他带着八旗军到南方去打仗。当时博穆博果尔只有十五岁,让这么一个没有军事经验的人去打仗,这一招非常阴险。总之,只要支开了博穆博果尔,就有机会去见董鄂氏了。


孝庄渐渐想通了,自己给儿子找的两个皇后都很不讨好,其实并不是顺治跟皇后们有仇,而是跟自己过不去。恨屋及乌,只要是博尔济吉特氏,顺治就反感。


为了牵制顺治,孝庄想起孔四贞这个棋子,以前顺治不是喜欢孔四贞吗?好,就立孔四贞为仅次于皇后的东宫皇妃。顺治帝看出了孝庄的意图,坚决不同意。结果让孝庄无地自容,顺治让天下臣民觉得孝庄出尔反尔。这件事中最难堪的就是孔四贞了,孔四贞好歹是一个郡主,结果这么不被人尊重。最后,孔四贞以“自幼许配”为由,嫁给父亲的老部下孙延龄。


话说这个博穆博果尔,接到带兵打仗的消息,自是乐得不行。一身戎装,坐在马上,志得意满,全然没想到老婆可能在家里跟皇帝哥哥乱搞。


许多老将自然看不惯博穆博果尔纨绔子弟的样子,加上他年少无知,好勇斗狠,赏罚不明,处事不公,引起了下面强烈的不满。还没和敌人打仗,军中就流传着关于他的谣言。这些谣言无非是董鄂氏红杏出墙,主帅头顶的帽子绿油油的。


博穆博果尔刚开始还不信,可是后来流言越传越广,到处都在说皇上和董鄂氏有一腿。一天晚上,博穆博果尔出去的时候,忽然在营帐外听到士兵讨论这事,内容非常让人上火。博穆博果尔听了,直接操起大刀,朝那几个值班士兵扑过去,见人就砍,能砍死多少是多少。直到一些部将跑过来抱住他,才避免了更严重的事情发生,然而不少士兵已经被砍死。


第二天,博穆博果尔决定不打仗了,回宫找皇帝哥哥算账去。博穆博果尔回到家里时已经是黄昏,问仆人董鄂氏在吗。大家都说董鄂氏在皇宫里服侍太后。博穆博果尔不信,直接冲向皇帝住的地方。到了皇宫,他发现侍卫已经列队排在那里,仿佛专门等着自己。


博穆博果尔也顾不得那么多了,大骂:“福临,你给我出来,你到底把我老婆藏在哪里了?”


直接喊皇上的名字是大不敬的行为,侍卫们把刀架在他的脖子上:“大胆。”


这时候,皇上出来了,大怒:“你是不是找死啊,还不快滚。”


博穆博果尔就这么灰溜溜地逃回了家里,总算董鄂氏还知道家在哪里,晚上终于回来了。回来后,两人不停地争吵,一直吵到第二天。


博穆博果尔老纠缠一个问题:“你有没有给我戴帽子?”


董鄂氏:“没有,你瞎琢磨个啥,我跟皇帝哥哥只是朋友。”


“你不承认是吧?”


董鄂氏:“跟你说不明白,你自己静一静吧,我现在要去宫里服侍太后。”


博穆博果尔:“你这女人死不悔改,在外面偷人还若无其事,反了你……”


没想到,博穆博果尔这话恰好被闯进来的顺治听到了。顺治甩手给了博穆博果尔一个耳光:“你反了?你也不看看她是谁的爱人,你敢欺负朕的爱人,吃了豹子胆了……”


博穆博果尔目瞪口呆,这世上还有天理吗?老婆偷人,教训老婆结果被他人甩耳光。看着顺治牵着董鄂氏的手若无其事地离开,博穆博果尔的人生观崩溃了,一时想不开,自杀了。


我们看看汤若望是怎么记载这件事的,精明的汤若望没有发表任何评论,只是客观地记叙事实:


顺治皇帝对于一位满籍军人之夫人,起了一种火热的爱恋。当这位军人因此申斥他的夫人时,他竟被对于他申斥有所闻知的天子,打了一个极其怪异的耳掴。这位军人于是因怨愤致死,或许竟是自杀而死。皇帝遂将这位军人的未亡人收入宫中,封为贵妃。


博穆博果尔这一死可以说非常及时,否则顺治还真得下一番苦功夫才能把董鄂氏纳入后宫。顺治不光要纳董鄂氏为妃子,还想册立她为仅次于皇后的皇贵妃。这一切,孝庄忍了。她不能不忍,她就这么一个儿子,总不能把他废掉吧!


册封董鄂妃为皇贵妃大典后的第九天,顺治又做了一件非常过分的事。他一方面恭奉宝册,在上面加上孝庄皇太后的尊号;一方面公然下令太庙牌匾内停止书写蒙古文字,只能书写满汉两种文字。这是赤裸裸地表达对母亲的不满,还把这种不满扩大化,延伸到整个蒙古。这么做,简直是视皇太后如无物,不仅鄙视了皇太后,也鄙视了广大的劳动人民。要知道前线还有数万蒙古将士在奋勇杀敌,这么做简直是让他们寒心啊!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