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6章 笼中鸟!至高之战!_这才是清朝2:定鼎中原_宠文网
首页

第686章 笼中鸟!至高之战!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页




多尔衮的一生看起来是非常风光的,江山美人要啥有啥,然而真正走进他的生活,却发现这个人也有很多不幸的地方。生前和死后都很不幸。


多尔衮十四岁丧母,而且母亲是非正常死亡。从此生活在皇太极的阴影下,为了自保,他付出了很大的代价,可以说是拿命去换取皇太极的信任。皇太极哪次重大战役少得了多尔衮,一路这么南征北战过来,一路这么出生入死过来,多尔衮终于成为一个实力派,成为皇太极的左膀右臂。但是,这么辛勤努力地工作也让他积累了许多内伤外伤。所以,豪格才说他体弱无福。


多尔衮率领大军入关后,中原大地一片混乱,流寇到处都是,南明几个政权掐得死去活来,百姓饱受战乱之苦。多尔衮政权内部更是钩心斗角得非常厉害,多尔衮作为拥有最高权力的人,可以说全国的命运都系于他一身。


在这种情况下,多尔衮不病死,可能也会累死。掌握大权之后,多尔衮跟顺治和孝庄之间又发生了摩擦,有些问题是无法解决的。在这种情况下,多尔衮将具体权力交给手下的王公大臣们,自己则一头扎进欲海,寻求放松和解脱。


可以想象,当时多尔衮的压力确实非常大。他不光沉溺在女色中,对烟草也非常依赖,基本上是个烟不离手的主。多尔衮常年让朝鲜供应烟草,常年吃肉,又纵欲过度,这些都是非常不健康的生活方式,所以在二三十岁的时候多尔衮就有眩晕的毛病。


本来政事和军务就特别繁忙,你再饮食无度起居无节,这样只会让身体更加衰弱。随着时间的推移,多尔衮眩晕的频率越来越高,以前身上遗留的战场上的伤也经常性地发作。


多尔衮最后几年,心境也非常糟糕。顺治七年(1650年),多尔衮最信任的人——弟弟多铎病逝,接着多尔衮的元妃去世。同年二月二十五日,多尔衮召集王公大臣贝勒开会,将豪格的媳妇博尔济吉特氏纳为后妃。这件事在当时引起了轩然大波,大家都认为这事做得非常过分,把自己的侄子杀死,还把他的媳妇纳入后宫。多尔衮的这个做法有些反常,不像一个成熟政治家的行为。只能说他对豪格恨得咬牙切齿,这么做就是为了羞辱九泉之下的豪格。


二月二十八日,多尔衮忽然发布了一道非常奇怪的命令:各部事务有不需入奏的,由亲王满达海、博洛、尼堪等人处理。换句话说,多尔衮大胆地放权,这是非常不正常的,多尔衮这个人是非常贪权的,这时候怎么会拱手将大权交给手下呢?唯一的解释是多尔衮处境很不好,身心两方面都快扛不住了。


五月三日,根据史书记载,多尔衮的福晋去世之后,贝勒巩阿岱违反了礼节,多尔衮将他降为镇国公,罚俸一年。巩阿岱是谁呢?他是多尔衮异母兄弟的第三子,和多尔衮算是平辈,此人对多尔衮忠心耿耿。多尔衮入关后,任命他为吏部尚书。打败大顺军后,巩阿岱又被升为辅国公。多尔衮为什么对自己的亲信给予了这么大的惩罚,是不是证明了后期的多尔衮性格反复无常,情绪变化无端?这个巩阿岱在顺治九年(1652年)的时候,卷入了“大清算”的风暴中,因为和多尔衮过从甚密,最后被处死。


七月初四,多尔衮觉得北京酷热难当,下令在关外建立一座大城充作避暑之用,还向内地九省加派二百五十万两白银。想当初,清兵入关时提出废除明末三饷的口号,受到广大劳动人民的欢迎。多尔衮突然加派钱粮,这让人不理解,你这个摄政王是做什么的,现在天下还没定,你的政策就出尔反尔,还要不要大好江山?


七月初十,多尔衮身体不舒服,当着大臣的面抱怨说这个小皇帝怎么回事,我生病了他也不来看我,我真失败。结果,顺治帝听到多尔衮的抱怨,亲自来府中看望多尔衮,是不是受了孝庄的指示我们就不知道了,反正顺治是个非常聪明的孩子。


这些事情都充分说明了多尔衮在生命最后阶段,情绪非常不稳定,这种不稳定的情绪很有可能是自身的身体状况引起的。此时的多尔衮已经不再是过去那个英明神武的摄政王了,他仿佛感觉到自己来日无多,整日沉溺于享受之中,声色犬马样样不少。


根据史学家谈迁的记载,多尔衮临终前曾经与兄长阿济格密谈。到底谈了什么,无人知道。只是,阿济格和多尔衮密谈之后,立刻快马加鞭带着三百骑兵往京城冲去。这事被翰林院大学士刚林知道了,他抢在阿济格到来之前赶回京城,让诸王和大臣们立即关闭九门,严加防范,阿济格三百人马到了之后,全部被拿下,除了阿济格,余人全部被处死。


就在举办多尔衮丧礼的第四天,大学士刚林奉命前往摄政王府收回两样东西:信符和赏功册。


这到底是什么东西,多尔衮尸骨未寒,顺治就要动手收回。信符相当于兵符,国家遇到战争或者大的灾难时,皇帝就是用这东西调集全国兵马。这东西向来是由皇帝亲自保管,多尔衮摄政后以特殊时期特殊政策为由,把这个东西移到摄政王府。这毫无疑问是多尔衮巩固自己权力的一个大步骤。


赏功册,无疑是记录八旗将士的功勋档案,这东西本来也只能为皇帝所有。多尔衮把这个东西也拿回王府,赏功册向来是汗王和皇帝权力的象征,八旗军以征战为生,掌握了将士们的赏罚权等于是掌握了军队的最高领导权。


收回信符和赏功册可以说是一个重大的措施,是政权转移的一个象征。小顺治当时才十三岁,哪里懂得这件事的意义。我们基本可以确定,这一切的幕后推手就是孝庄太后。


多尔衮独裁掌管大清国七年,现在猝然离世,按常理说很容易引起政局的动荡。大清国一时之间似乎群龙无首,顺治帝是名义上的领袖,要确保顺治帝顺利接班,又到了孝庄付出的时候。


当时,八旗军内部斗得非常厉害,八旗军经过多尔衮的改造和吸收,已经越来越乱了。这时,只有孝庄太后能出面调停,代表小皇帝周旋在各股势力之间。而且,孝庄当时的威望很高,能够得到各方的尊敬和信任。


孝庄从蒙古草原来到后金的时候,努尔哈赤还在位。她历经了天命、天聪、崇德、顺治三代四朝,长达二十五年,政坛的什么风风雨雨她没见过。虽然是一个女人,但是我们可以看到她的眼光与阅历是其他人不能比拟的。


孝庄进言多尔衮为皇父摄政王的时候,就已经对局势做好了准备,她命令苏麻喇姑联系仍然忠于皇帝的大臣和王公们,让他们密切注意摄政王多尔衮的行迹。


应该说,多尔衮刚刚去世的时候受到的待遇是非常高的。十二月二十日,顺治帝降哀诏,用一种非常惋惜非常悲哀的语气向全国人民宣布多尔衮的死讯,并表彰了多尔衮的盖世功劳,还规定了二十七天内,无论官民一律服孝,另外禁止人民在这期间内屠宰和办婚事。十二月二十五日,顺治帝再降诏书,加封多尔衮为皇帝,追尊为义皇帝,庙号成宗。


所以,下面的场面应该是预料之中的。当多尔衮的灵柩抵达京城时,顺治皇帝居然亲自主持盛大的迎灵仪式,而且脸上的哀痛之情人人都能看到,这显然麻痹了许多仍然拥护多尔衮的大臣。一边办丧事,一边让人进入摄政王府收回信符和赏功册,这么成熟的政治手腕很难想象是顺治能干出来的。

阿济格之死


根据清朝官方史书的记载,多尔衮死后第三天,阿济格派人问正白旗的大臣:“劳亲郡王什么时候可到?”劳亲郡王是谁,阿济格的第五子。吴拜等人政治嗅觉是非常灵敏的,听阿济格派人这么问,意识到阿济格这是在跟咱们打招呼,要咱们支持劳亲。吴拜等人认为,一旦支持劳亲,下一步可能就是夺取政权了。为了防范阿济格图谋不轨,吴拜等人跟上面通了声气,加强防守。


说实话,当时的阿济格也是非常焦躁的,多尔衮跟他谈了什么,我们不知道。多尔衮肯定是不想权力旁落的。阿济格和多铎的儿子多尼当时被隔离了,阿济格曾经质问正蓝旗的护军统领阿尔津和僧格:“你们为什么不让多尼来我的府上?你们这些浑蛋做得太过分了,你们居然还挑拨我跟劳亲的父子关系……”


总之,阿济格脾气很不好,搞政治的如果脾气不好那是要吃亏的。大家认为,阿济格过早地暴露了内心的想法,什么想法呢?企图占有正蓝旗和两白旗。


阿济格显然不是搞政变的料,要是这块料的话,也不至于轮到今天才发威,早把弟弟多尔衮推上皇位了。


阿济格想收买的两个人,吴拜和阿尔津都倒向了皇上;皇上年纪还小,他们主要是跟郑亲王济尔哈朗和满达海几个亲王接触。阿济格图谋政变的计划几乎等于是公开了,阿济格打仗还行,搞阴谋这种事真让人摇头。


济尔哈朗就说了:“如果阿济格拿到两白旗,国家肯定要乱。大家一定要齐心协力,好好对付这个害群之马。”


但阿济格接下来的表现很愚蠢,他非但没有意识到情况对自己不利,反而公开地对济尔哈朗说:“我老弟多尔衮很后悔当初收养多铎的儿子多尔博,所以后来他收养了我的儿子劳亲入正白旗。”这意思无非是说,多尔衮很看好我的儿子,你们应该捧他的场。


阿济格还向亲王博洛说:“你和济尔哈朗、满达海这三人是没法理政的,当务之急是赶快议立摄政王。”这些话实在是太明显了,阿济格的政治水平比他弟弟多尔衮差得太远。


阿济格犯的错误远远不止这些,我们看到的是一个莽夫企图染指政治的悲剧。阿济格告诉我们一个真理:假如你是莽夫,千万不要选择政治。


在护送多尔衮灵车返京后,阿济格身上佩着大刀。济尔哈朗注意到这点,当即对手下说:“英王护送灵车都带佩刀,像这样来迎丧,简直太无礼。我们一定要小心提防,英王举动莫测,不能不防。”


此外,英王的儿子劳亲带着四百多人守护灵车,仿佛有什么不可预测的事情要发生一样。


结果,这些事情整得大臣们人心惶惶,大家纷纷揭发阿济格图谋不轨。大家召开会议,讨论阿济格的问题,结果一致认定阿济格确实有问题,犯了大罪,应当被监禁起来。第二年新年后,再次召集大臣们讨论阿济格的问题。会议结束后,阿济格的十三个牛录被皇帝没收了,另外七个牛录被当成小费赏给检举有功的多尼。阿济格府中的一些汉人奴仆允许离开主人,做自由民,并将阿济格的财产充公。


阿济格的儿子劳亲被革去王爵,降为贝子。阿济格的前锋统领席特库,明知多尔衮逝世,没有在第一时间向诸王报告,反而佩戴着刀、带领兵马,准备跟着主子一起谋反,被斩首处决。同时被处死的人还有毛墨尔根、穆哈达、马席等人,被处罚和牵连的人也很多。


经过这一案,阿济格一派从此一蹶不振。作为多尔衮一派最大的刺头,多尔衮死后,小皇帝一派是容不下阿济格的。即使阿济格行止端正,被打压也是必然的。从阿济格的表现看,他并不是真的要谋朝篡位,只是想发动诸王大臣,支持自己当摄政王。


顺治八年(1651年)九月三十日,监禁中的阿济格发飙,对看守者说:“听说我的两个儿子给人家做奴隶,家里的女人也被发配给别人做奴仆……你们这么干的话,我要拆掉牢房,起来造反……”


中午时分,果然有人在拆牢房,狱卒立即向上面报告,诸位大臣开会之后,作出决定,处死阿济格。顺治皇帝赐死阿济格及劳亲,阿济格案至此结束。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