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6章 一剑西来,力挽天倾!_人工智能之不能_宠文网
首页

第676章 一剑西来,力挽天倾!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页




是什么让童年的我和现在的我是同一个人?人类最早的关于时间的认识大概是因为人会变老。那些关于记忆的碎片拼接在一起构成了我们对时间的感受。但这有时候并不是很准确。当我们睁开眼睛,意识清醒的时候,我们可以根据身边的很多参照物,比如日光的明暗来矫正自己对时间的感受,但在梦境中,这种感受会完全不同。很多测试表明,我们的一些经历非常曲折的梦只产生在大脑活跃的几分钟甚至更短的时间内。

一小时,一旦人类精神的奇怪元素介入,就可能会延伸或缩短到其时钟长度的几倍甚至几十倍。从心理学角度来看,我们如何体验时间的这种弹性?洞中方七日,世上已千年。物理学家老是把这样的说法和相对论的例子结合起来,然而对古人而言,这何尝不是心里的真实感受。快乐的时光总是短暂的,在考虑时间的乐趣和危险时,我们不可避免地会陷入困境。无论我们在直觉上如何认识,时间是一种可变的抽象,一种和直觉相关但不受直觉左右的东西。尽管时间可能仅仅是由人类的自我属性和经验的主观塑造的,但它仍然是现实中可衡量的、可观察的。主观的时间和客观的时间之间存在着具体的裂痕,“时间是什么”依然是最让人迷失但也最迷人的问题。

20世纪现代物理学,尤其是爱因斯坦的相对论将我们对时间的直观概念转变成为客观的一部分。关于时间本质描述的不完备性,也是哥德尔和爱因斯坦所关注的。1948年,哥德尔关注到了爱因斯坦的一项伟大工作——广义相对论,并成功地从其符号的简化中得出一个新的宇宙模型(参见彩插第一页)。他通过提供广义相对论的理论核心——引力场方程的精确解来实现这一目标。这个解延续了他所有工作的特征:严谨、逻辑连贯、具有完整而令人信服的高超品位。哥德尔对引力方程的解证明了爱因斯坦理论最深刻的见解,即时间是相对的,并且时间穿越是有可能实现的。

爱因斯坦的相对论只表明传统感官意义上的时间不存在,而不是时间在任何意义上都不存在。爱因斯坦本人对时间的主张更为微妙,他认为时间的改变是一种幻觉,事物没有因为时间的推进而成为某种新东西,它也永远不会成为某种新东西,它只是存在。因此,时间就像空间,它跟空间是一致的。去香港旅游时,并没有创造一个香港。到达香港之前这座城市一直都在那里,城市并不因为旅行者的身体迁移被创造出来。同样,对于时间,人也会通过取代自己的当下来达到未来。这些事件本来就在那,不过是时间走到了而呈现在我们面前。在爱因斯坦看来,未来的事件像空间中的物体一样真实。我们顺着时间轴走到了就看见了它们。

大众文化让相对论在一定程度上被曲解了。在爱因斯坦的解释中,相对论提供了一种现实主义的时间描述,它与我们头脑中产生的主观时间截然不同。在爱因斯坦的假设中距离的定义更加广泛,它变成了空间和时间同时参与的一种度量。相对论中对时间的主观体验,似乎缺乏必要的描述,毕竟时间不可阻挡地流动构成了我们的记忆,照亮我们的昨天、此刻和未来。爱因斯坦本人在向他的老朋友、物理学家米歇尔·贝索(Michele Besso)致哀悼词时,以精确的方式表达了这一观点:“在离开这个陌生的世界时,他再一次站在我之前。这并不意味着什么。对于我们物理学家来说,过去、现在和未来之间的区别只是一种幻觉,尽管是一种持久的幻觉。”在爱因斯坦看来,就人的主观时间感受,我们是可以区分过去、现在和将来的。这种对时间的主观感受依赖于我们的内心世界,甚至是感情变化。客观的时间,因为它是相对论的特征,不能支持过去与现在和未来之间的区别。归根结底,这些关于时间的幻想是我们所收集的记忆中的故事所导致的直接结果,它们传达了我们称为历史的故事。从这个意义上说,它们不是绝对的,而是相对的,是我们制造的时间信念的基准线。

然而,爱因斯坦的相对论实际上反驳了而不是证实了人对时间的主观体验:爱因斯坦的物理学反映了时间的本质应该更简单。在爱因斯坦的时空观里,没有时间的流逝,没有从固定的过去到不确定的未来的单向流动。物理时空的时间成分与其空间成分一样。在四维时空中时间被布置和传播,时间不再是外部世界的一种属性,它至少不是普遍的“外在的世界”,而是客观世界定向运动的指南针。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页